主页

中国水源地污染日渐逼近 城市水危机开始蔓延

  然而,生活污染和工业污染问题,并未能让城市化的步骤发生调整。现在,很少还有哪个城市像合肥一样,喜欢用“大”这个字眼来张扬自己的欲望了。

  近年来,合肥市新政先从“大接访、大拆违、大招商”开始,逐步迈进为“大发展、大环境、大建设”,几乎每次工程,用的都是大字。比如合肥的“大建设”,已经持续了1年零4个月,随处可见修路架桥,有人戏称现在的合肥,首先是一个“大工地”。

  在其他省市迅猛发展的格局下,安徽省省会合肥市已经蛰伏得太久。人均GDP还不到全国平均水平70%的安徽省,在全国27个省会城市中排名20位以后的合肥市,已经远远不能承载安徽在“中部崛起战略”之后的自我定位。合肥市理所当然地被视为带动安徽发展的“中心城市”。

  一种普遍的说法是,合肥综合竞争能力低下是因为城市化水平滞后于工业化水平。合肥的工业化水平为51.3%,但城市化率与工业化率之比仅为0.62,远低于国际公认的1.4?2.5的合理水平。以相当于世界1950年代初的城市化平均水准,自然难以担当大任。由此,一场“立足全省、着眼中部、面向长三角”的合肥城市增肥计划,拉开帷幕。

  合肥增肥计划有三:一是广设工业园区,工业强市;二是向农村扩展,将农民变为市民;三是向巢湖延伸,建设滨湖新城。

  “合肥一年一个变化。每条路都在修。招商引资特别厉害。全球500强好多到这边来投资了。”合肥市桥头集镇朝南园村村民申庆松对本刊记者说。

  申庆松所在的桥头集镇与撮镇相交,是安徽的省级开发区合肥市化学工业园所在地。合肥化学工业园位于合肥东郊30公里处,在巢湖之滨的肥东县境内。

  8月7日晚,记者来到位于撮镇上尹村和刘集村的合肥市化学工业园。沿着和裕路东行,一出合肥老城区,铲车、推土机和各种道路修建人员,在夜里九点的夜光中依然忙碌。这是合肥市道路建设的一部分,据悉,十一五期间,合肥市将对12条国道、省道和重要县道进行改建。

  规划20平方公里的合肥市化学工业园内,目前只有一家生产除草剂的久易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投产,其余的企业都只是将牌子立在广袤的荒草中。久易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对面,是上尹村村民姚志尚未拆除的家。因为认为政府强征土地后的补偿不合理,残疾人士姚志将家挺立在荒草和推土机以及铲车的轰鸣声中。

  “但愿这里将来不会变成合肥的东门。”居住在合肥市大兴镇东门附近的申庆松,对东门的污染感触颇深。大兴镇东门附近,在70年代曾经是合肥市最富裕的地区,拥有合肥火柴厂、安徽纺织厂、合肥钢铁公司、合肥市化工厂等国营企业。但是,老东门附近的污染也是远近闻名,从化工厂和钢铁公司发散出的刺鼻味道,令附近居民难以忍受。

  合肥市化工园只是合肥11家工业园(含经济开发区)中的一家。近年来,以企业命名的海尔工业园、长虹工业园使得合肥成为中部重要制造业基地的地位看上去越来越稳固。这些园区往往以大投资和大规划著称。

  “合肥的新区越来越多,一天一变,我们制图都跟不上。”安徽省第四测绘院总工程师汪跃平从事测绘工作整整20年,经他手编制的合肥地图达到了几十个版本之多。

  2002年3月6日,经国务院批准,合肥市新行政区划版图开始调整,分区后的合肥城区向周边农村扩延。人称合肥市在拆除“围墙”。没有了“围墙”,合肥城区扩张的速度越来越快,新的区域大片大片地出现。

  8月11日,记者来到十五里河上游的合肥市姚公村,这里距安徽省著名的化工企业红四方集团、原安徽省合肥市化肥厂只有一箭之遥。在该企业通向十五里河这条并不宽阔的小河中,有两条直径达半米的排污管道直接通向河中,黄色的水味刺鼻难闻——十五里河是安徽省境内流经合肥市、流向巢湖的环湖支流之一。